你想要的和你得到的

December 20, 2011 |  by  |  Design, Entrepreneur, Steve Jobs

上周 The Verge終于發布了第二期 On The VERGE,的嘉賓是 John Gruber。這是我在看到 John和 Marco在 Instagram上放出當時拍攝現場照片就一直在等的。

原本以為 Marco也會出現,結果?47分鐘 @gruber?結束后,就沒有其他外請的人了,或許可以期待?On The @Verge?003吧。

John Gruber和?Joshua Topolsky期間談到了一些有關蘋果設計的內容。[點擊這里可以觀看這一視頻片段截取]

Joshua問 John喬布斯不在了,蘋果的設計會有影響嗎?

John認為,不會有。不論是工業設計,任何一個設計,從 UI的設計,甚至是下一個代 iPhone的盒子包裝都還會很棒。喬布斯并不本人是個設計者,而是一個設計的指導者(Director of designer)。然后 Joshua提到了一個詞「Dreamer」。

Steve Jobs was a dreamer, his job was basically dreaming up stuff actually.

看到「Dreamer」這個詞,讓我突然有點小的感慨。

喬布斯不懂技術其實也給了他很大的優勢。比如他完全可以從用戶角度出發,不用考慮技術的約束。他的出發點是:這樣很好,我要我的產品可以這樣。他不管技術上有多大難度或者現有的技術能不能實現,那是你們的事情,是工程師、設計者、程序員的問題。

實事上從喬布斯過往的經歷和蘋果產品上都可以看到這樣一股勁頭的影子。

(一)

喬布斯如何工作》中提到早期 Mac OS開發時候,設計師是用 Macromedia Director軟件制作新界面模型,盡管喬布斯可以開關窗口、下拉菜單,但它畢竟只是動畫演示,而不是由代碼寫就的真實程序。小組將程序代碼運行在另一臺電腦上,和動畫演示的機器并排放在一起。運行程序原型給喬布斯看時,喬布斯俯身向前,鼻子幾乎貼到了電腦屏幕上,仔細地在程序和動畫演示之間進行查驗。

“喬布斯可以一個像素一個像素地進行對比,來看看是否匹配?!?瑞茨拉夫說,“他會一直深入到每個細節里去,詳加勘察每一方面到像素的級別上去。若是有出入,“某些工程師可就要挨一頓臭罵了?!?/p>

瑞茨拉夫的團隊當時只為達到喬布斯滿意,在細化滾動條上就花了6個月時間。

也只因為這樣,我們看到了后來 Mac OS X下出現的那些讓人驚嘆的圖標和各種出色的圖形界面。

 

(二)

喬布斯的養父是個手藝人,按照喬布斯的回憶說家里什么東西壞了都可以修好。喬布斯自傳里提到他的養父對他的影響深遠,其中一點就是要把事情做好,做的完美,即便是那些別人看不到的(Even the unseen part)。

自專利講過一段故事,喬布斯在六七歲時和父親一起修建園子的籬笆,父親讓他把籬笆的內面也弄得和外面一樣漂亮。

喬布斯說「又沒人能看得見?!筃obody will know.

父親說道「但你可以看得見?!笲ut you will know.

然后我們了解到后來的喬布斯在蘋果要求藏在機箱中印刷電路板也必須設計得漂亮,他可以盯著 iPhone的一顆用戶用戶或許永遠不會看到的芯片發呆幾個晚上,知道他想到他覺得完美的設計。

 

(三)

一位聯想電腦的高層曾對我感慨,蘋果的一些設計是其同行完全不敢想象的。比如Macbook背后的蘋果標志,是嵌在外殼上的一塊塑膠,如果是其他公司,肯定采用注塑方式制作這個白色標志。但注塑的問題是,它鑲嵌到其它的材質里,脫模一定會造成縫隙。為了制造完美的標志,蘋果買了幾百臺數控機床,日以繼夜的進行塑膠切割,以實現完美的曲線?!斑@個成本對于其它公司是不敢想像的?!?[來源]

這種對美極致的追求已經不僅僅只在喬布斯身上?;蛘咭苍S是喬布斯的極度壓力下蘋果的各個設計師們都受到極大的影響。

BloomBurg Business Week今年11月初的一篇文章?Apple’s Supply-Chain Secret? Hoard Lasers?提到?Jony Ive在 Macbook Air上讓光線透過金屬的一項設計。是在 5年前,Ive帶領蘋果的設計小組,要在當時下一代的 MacBook Pro上加入一個新的設計,讓Macbook Pro 屏幕上方可以有一個小綠燈,啟動相機時,可以穿過電腦的鋁制外殼發光。

從物理角度來說,光是無法穿過金屬的。

后來?Ive找來一組制造與材料的專家,試著找出如何解決方案。最后發現,可以使用特制的雷射在鋁材上打穿一的小洞,小到幾乎無法被人眼看見,但是又大到可以使光線穿過鋁材。但另外的問題是蘋果需要很多雷射機器才能完成這個設計。然后團隊找到一家生產晶片制造用雷射設備的美國公司,經過一些調整將那些機器使用到了 Macbook Pro生產上。每部機器大約花費了蘋果 $250,000美金。當然蘋果不但購買,并簽下了獨佔契約。至今為了 MacBook Air、Trackpad 和無線鍵盤等產品上出現的小綠燈,蘋果已經購買了數以百計的機器。

我在《Macbook Air使用體驗》里還轉門有一張這個小綠燈的特寫。第七張圖片。

 

(四)

喬布斯不是一個發明家,他沒有發明出個人電腦,他沒有發明出圖形界面的操作系統,他沒有發明手機,平板電腦也不是他的首創。他是一個微創新者(Tweaker)。

Outlier 作者 Malcolm Gladwell在 The New Yorker寫道

Jobs’s sensibility was editorial, not inventive. His gift lay in taking what was in front of him—the tablet with stylus—and ruthlessly refining it. After looking at the first commercials for the iPad, he tracked down the copywriter, James Vincent, and told him, “Your commercials suck.”

?
“Well, what do you want?” Vincent shot back. “You’ve not been able to tell me what you want.”
“I don’t know,” Jobs said. “You have to bring me something new. Nothing you’ve shown me is even close.”
Vincent argued back and suddenly Jobs went ballistic. “He just started screaming at me,” Vincent recalled. Vincent could be volatile himself, and the volleys escalated.
When Vincent shouted, “You’ve got to tell me what you want,” Jobs shot back, “You’ve got to show me some stuff, and I’ll know it when I see it.”

?

I’ll know it when I see it.

That was Jobs’s credo, and until he saw it his perfectionism kept him on edge.

他并沒有發明出,但當他看到一件新產品放在他的面前,他知道應該是什么樣子才對。就像上面我引用的這小段故事那樣,在拍攝 iPad廣告時,喬布斯根本不知道他要得廣告是什么樣。他不知道。

James Vincent寫劇本的人給了喬布斯第一個版本的廣告后,喬布斯大罵:「真是一坨屎!」

James Vincent當然生氣,「你得先告訴我你要什么,我才能給你寫出來??!」

喬布斯他不知道。但他要求 James能拿出點新東西。

當 Vincent再次回斥喬布斯你得告訴我你到底要什么時,喬布斯發了瘋一樣的大喊大叫。

最后吼道「你給我弄出點東西看,看了我才知道我要什么!」

我看到了,我才知道我要什么!

不是創新,是對完美的追求成就了他和蘋果產品、廣告那些美的設計。

 

(五)

回到開頭的那幾句話。

喬布斯不懂技術其實也給了他很大的優勢。比如他完全可以從用戶角度出發,不用考慮技術的約束。他的出發點是:這樣很好,我要我的產品可以這樣。他不管技術上有多大難度或者現有的技術能不能實現,那是你們的事情,是工程師、設計者、程序員的問題。

如果他得不到他想得到的他會哭。當著員工的面,設計師、工程師的面哭。隔著電話給技術供應者合作伙伴哭。

直到滿足他的要求。

在最近看得一部關于喬布斯的紀錄片里,他年輕時的搭檔 Steve Woz有一句話說我覺得很到位:

Steve Jobs is the Engine for the revolution.

喬布斯只不過是把你認為你做不到的事情,利用任何他可以使用的手段讓你做到了。

人們想要的東西和能得到的東西總是會存在差異。在喬布斯的眼睛里,想得到的和得到的必須是一個東西。

最后來讓我們看看這些我們已經得到的東西。?

 





5 Comments


  1. (三)“日以繼夜”—— 很奇怪的詞……

  2. 喬布斯知道用戶要什么,這點就足夠了

  3. 嗯。確實佩服喬布斯啊。。。

  4. 看完這篇文章我想哭,不僅是想念喬布斯,更是被這不折不扣的蘋果精神所打動。反觀現在的社會,有太多的浮躁和快餐文化。

Trackbacks

  1. 與 Jony(喬納森·伊夫)聊蘋果工業設計,2012 新款 Macbook Pro 更多細節 | Nooidea.com | 裝傻充愣
  2. QCK Team Reader – 微軟的「折紙計劃」和「后 PC 時代」
  3. 創造價值 | Nooidea.com | 裝傻充愣

Leave a Reply

安徽六安快三开奖结果 江西多乐彩任四多少钱 山西体育彩票11选五结果 网页游戏赚钱平台 新三板股票查询 七星彩玩法中奖规则图 炒股软件app哪个 15选5走势图浙江 北京麻将十三幺是多少番 急速赛车 安卓